<i id="dxbrh"><menuitem id="dxbrh"></menuitem></i>

<address id="dxbrh"></address>
    <form id="dxbrh"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dxbrh"><form id="dxbrh"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dxbrh"></form><noframes id="dxbrh"><noframes id="dxbrh"><span id="dxbrh"><nobr id="dxbrh"></nobr></span><address id="dxbrh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dxbrh"><address id="dxbrh"><nobr id="dxbrh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dxbrh"><th id="dxbrh"><th id="dxbrh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付費自習室在深走紅 廣受年輕群體青睞 “最愛每個隔間都充滿求知的空氣”
        2022-06-27 07:11
        來源: 付費自習室在深走紅 廣受年輕群體青睞

        付費自習室在深走紅 廣受年輕群體青睞 “最愛每個隔間都充滿求知的空氣”

        人工智能朗讀:

        每天下午,不少會員在逆光自習室(老街店)內學習。

        自習室的座位里有許多鼓勵和提醒自己的便利貼。

        自習室內的茶水間,提供免費飲用水和茶包,也可自助購買飲料、文具、零食等,另外提供充電寶、打印機等設備。

        自習室內的座位,每個座位都是用隔板隔開的獨立隔間,拉上簾子后就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私人空間。

        貓窩自習室內設有討論區,可供會員討論、開會使用。

        讀特客戶端·深圳新聞網2022年06月27日訊深圳晚報記者 張焱焱/圖 鄭淑儀/文夏日午后的陽光透過玻璃窗,窗外知了在樹上叫著,室內溫度涼爽舒適,一只小貓窩在窗邊瞇縫著眼。大三學生小何在桌前已經聚精會神學習了3個小時,他正在為明年的考研努力準備中。

        在深圳,這些自習室大多藏匿于各大寫字樓里,自習室面積一般在100平方米至200平方米左右,區域空間被劃分為可使用電腦的“電腦區”、可團隊協作的“討論區”、帶有簾子的“沉浸區”等,還附帶咖啡、茶飲、零食、泡面、文具、充電線等服務,這些都已經成為自習室的“標配”。在墻上留言墻處,還貼滿了“上岸”“必勝”“加油”等振奮人心的口號便利貼。

        除此之外,還單獨劃分出一小塊休息區域,擺放著兩三張單人沙發,一旁的柜子上陳列著各種書籍,還有對外出租的儲物柜能讓消費者省去來回帶書的麻煩。

        而自習室打造的個人空間,則是用隔板單獨隔開,書桌、椅子、插座、燈光一應俱全,把背后簾子一拉,小何就能靜下心來學習。在這個名為“自習室”的地方,每天都有很多像小何一樣的深圳年輕人。一天花費幾十元,就可以擁有一個座位和一個安靜的環境。有人在這里準備考試,有人在這里讀閑書,有人啥也不做就在這里冥想、發呆。

        隨著“共享經濟”的概念被廣泛接受和討論,付費自習室在2019年以來逐漸成為一個市場熱點,付費購買“學習氛圍”成了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兒。不少年輕人評價道,“我們不僅看重舒適的學習環境,更是在享受整座城市求知若渴的學習氛圍。最愛每個隔間里都充滿求知的空氣?!?/p>

        譚先生也是付費自習室的???。他來到第壹世界廣場某棟寫字樓,乘電梯上樓后來到一家付費自習室門前,熟練地拿出手機打開某平臺購買套餐后,聯系客服校對訂單后,付費自習室的門就自動打開了。

        進入自習室后,譚先生將背包放好后,走到茶水間接了杯熱水,從儲物柜中拿出當天需要看的書,回到“小黑屋”開始了當天的學習。沒過多久,其他“同學”也陸陸續續到來。即使在周末,自習室里的上座率也能超過五成。

        來這里學習的年輕人,有的在備考各類證書,有的在備戰考研、國考,有因疫情留在國內上網課的留學生,也有為追求更安靜工作環境而來的自由職業者,更有一批年輕人將自習室當作了“網紅打卡地”,體驗時下流行的“沉浸式學習”。

        [編輯:劉詩瑾]
        色综合伊人色综合网站69